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永堕黑暗 第十六章 刀锋美女

永堕黑暗 第十六章 刀锋美女

时间:2018-02-03 三月三,龙抬头。   恰是史议长六十大寿的好日子,当真是冠盖云集,高朋满座。   陈先生没有出现,所有黑道朋友都和他一样,主动避嫌,只在暗中送了份厚礼。   入夜之后,一辆接一辆的高级轿车悄无声息地滑进了陈先生的小院。   这个晚上才是史议长和陈先生共同商议好的真正的庆典,来人虽只十个出头,可都是黑黄白三道上最心腹最过命的大佬,像欧阳市长,警局宋局长,三江帮帮主江全等,几乎一网打尽C市头面人物。   晚餐中,除了极品佳餚,伺应生也都是赤身裸体的上等美女,陈先生介绍说都是新进的模特和媒体新秀,个个风姿绰约,只在隐秘处象徵性挂上一点装饰物,走起路来叮叮噹噹响,让那些大佬们目眩神摇,口福眼福之余还忘不了手也福一下。   大家为史议长的健康,也为他们在一年中取得的巨大成功,终于能一统C城天下举杯共祝,宾主尽欢。   餐后,陈先生神秘地透露将有一场精彩异常的演出奉送。   于是大家起身步入小会议厅,这里临时加装了一个小舞台和多盏聚光綵灯,台下散开摆着十几把舒适的轻便椅,这都没什么,唯一不寻常的是前排靠墙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全身被一件黑袍遮得严严实实,脸也让黑纱蒙住了,看不到嘴脸。   他的身后站了两个大汉,笔挺地一动不动。   大佬们心生疑虑,议论纷纷,陈先生笑道,「大家请随意坐吧,演出马上开始了。至于那个人嘛,是我特意请来的客人,无碍,无碍。不过我唯一要提醒的是,表演有刺激性,请随时準备好救心丹呀,哈哈。」   大佬们的胃口马上调得高高的,颇感期待。   史议长笑道,「陈昆,就你名堂多,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心脏又不好,出了问题我可是要索赔的。」   人们很配合地一阵大笑。   「不信的话,我给你们看看演出道具。」   他拍一拍手,舞台上缓缓升起一个直径约三米的刀圈,升至膝盖高即停住,平平的刀口垂直向上,闪着寒光,看得出相当锋利。   陈先生拿出一张白纸,走到刀圈旁,轻轻拂过,白纸分成两半,无声地飘落在地。   人们一阵低声惊歎。   「先生们,现在让我们用掌声,有请今天的表演嘉宾,新一代舞后,陆薇。」   台下众人马上被这个名字震撼了,由于陈先生霸得紧,即便在他们中间,也只有史议长等一二之人曾有幸与这位绝代佳人一亲芳泽,今日能不能如愿还不清楚,但与神秘的刀圈联繫在一起,肾上腺立时加速分泌,掌声自然给得持久,热烈,发自真心。   灯光全暗,音乐起。   有如真正的舞台,追光打过去,台上多了一个高挑婀娜的女子。   薇,冷漠地站在众人淫靡的视线下,她全身赤裸,裸得很彻底,只在颈上戴着黑色项圈,脚上穿着芭蕾舞的弓鞋连胯间的耻光也刮得乾乾净净,像新生的婴儿一样,比白皙炫目的肌肤的色泽只略深一点的纤细狭缝和贲起坟丘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   只有那份气质,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还是属于薇自己的,属于永远的白天鹅的。   听到旁边的人啧啧惊歎,史议长不无得意地说,「看看,人家是怎么保养的,无论你怎么弄那小穴都是那么乾净紧凑,这才叫档次啊。哪像那些骚货,大炮口一样。」   「这么说,您老人家早就摸清情况罗?」   「好像那桿老枪还没失灵吧,哈哈哈。」   众人无耻地哄笑起来。   薇置若未闻,神游物外。   陈先生重新上台,手中多了一根皮鞭。   他驱使着薇从刀圈上跨过去,站直。   刀口正对着她的下身,凛凛地放射着寒气。   在陈先生的示意下,音乐重起,是一段中等节拍的爵士乐。   刀架缓缓升起。   越过了薇的膝弯,在大腿内侧越升越高。   在陈先生的喝令下,薇踮起了脚尖,像平日练习的芭蕾。   然而,刀架还在升高,逼近了耻丘。   薇脸色苍白。   众人屏住呼吸,嘴色张得老大,有人的口水淌出来了也不自觉。   天哪,还不停,美人就要废了。   音乐进入一个小高潮,密集的鼓点一落,刀架嘎然而止。   刀锋距离女人下身的坟起处仅余不到半个厘米。   人们不约而同地鬆了一口气,擦去头上的冷汗。   不少人立竿见影,裤裆处贲起老高。   望着这些人的丑态,陈先生的嘴角不为人察地咧了一下。   「接下来,我们进入正式的演出。」   难道这只是开始吗?   大佬们的兴趣愈发浓厚。   陈先生的鞭子在薇挺翘的屁股上轻抽一下,薇满怀屈辱地保持着踮脚直立的姿式,慢慢沿着刀圈走动起来。   在此前一天,她曾在同样的刀圈上进行过训练。   在她被重新抓了回来后,陈先生变得更像一个魔王,对她愈发疯狂,她的神经已绷在了极限,也许断裂的那一天,就是她的大限来到了。   和彪子的一席谈后,她越来越多地想到了死,或者只有死,才是她永远的解脱…   可是,陈先生连死的权利都不曾给她,他看出薇已不像过去那样顺从,这一点既给了他加倍狂暴的理由,也引起他足够的警惕和防範。   在无穷无尽的性虐、鞭笞过程中,薇终于后悔,为何不在山上和彪子一起共赴死难。   命运\就像这个刀圈,週而复始,无穷无尽,同时又充满着吃人的陷阱。   她机械地一步一步挪动着,下半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作为艺校的高材生,这是她的基本功,走来并不是太费力。   可是陈先生曾说过,音乐不停她也不准停下来,而且刀锋那么锐利,稍不留神擦着就是皮绽肉开,她能坚持下去吗?   一圈,两圈,三圈…   大佬们兴致勃勃地看着天仙般的美人在刀光中展现出来的残酷美,那紧凑的臀部,浑圆修长的玉腿,当然,还有无遮无挡的桃源洞口,如果不是刀锋,而是换了结节的绳圈,下面也许早就淫水氾滥了吧。   有人想到这里,不免心怨陈先生太不解风情。   陈先生含笑道,「大家看到了,再走下去对我们薇美人来说也只是小儿科,所以,稍稍增加一点难度。」   他令薇停下来,一个妖艳裸女上台递过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两个银链繫着的小球。   陈先生把带着夹子的一头夹到了薇细嫩的乳头上,一边一个小铁球垂在她的肚腹间。   薇的乳房虽不是丰满型,却很坚挺,两个铁球拉着也仍然保持着优美的曲线,没有怎么下坠。   又是一鞭抽来,这是要她继续行进的号令。   乳头被夹时,薇已是痛得眉头紧皱,锋利的尖齿毫不留情地深陷在她柔软的嫩肉里,咬得死死的。   走动的第一步她就差点叫出声来,小球突如其来地摆动让乳头上的夹子再次狠狠地咬了她一口,一阵剧痛从胸前窜入大脑。   她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小心地往前挪去。   然而不论怎么小心,铁球总是随着身体的运\动小幅摆动着,一下接一下地刺激着她的痛觉神经,乳头充血了,她感觉得出胸前那地方开始肿胀,麻木,左胸也许还破了皮,一缕鲜血沿着雪白的峰峦蜿蜒爬了下来。   见到血,人们更加兴奋,坐在后排的悄悄把椅子移动到前面来。   没有人说话,香艳刺激的表演完全控制了整个场面的气氛。   几圈后,难度再次加大,一个侏儒被放到了她的脖子上。   侏儒虽然只有四十来斤,放在平时只像个孩童一样,可现在她的全身重量都集中在一双纤细的脚尖上,而且在不知道多少圈之后,小腿已出现酸涩。   此时再有个四十多斤的人压在她的肩膀上无异于雪上加霜。   薇心中悲苦,可是音乐未停,反而转成了摇滚,她只有横下心,同时忍受着胸口的剧痛和肩头的重负,艰难地前行着。   侏儒是个傻蛋,浑不知身下之凶险,坐在美人光洁的肩头异常兴奋,身子动来动去,抓着薇盘起的长髮象握着马的缰\绳,两只小脚打在柔软的胸乳上,口中还吆喝着,「驾,驾。」   只苦了薇,手用力捉住侏儒的脚不能乱动,还得看清前方的去路,保持身体稳定的努力越来越艰苦,更可怕的是,两脚开始微微颤抖了。   可恨那小子得意忘形,屁股翘起用力一墩。   「啊~~」袭击之下,薇的上身突然向前倾去,变成了45度的弯,眼看就要跌倒在刀口之上。   所有人也齐齐惊啊了一声,除了蒙面人,全部站了起来。   陈先生不动声色,眼中闪动着残忍的光芒。   情急之下,薇的一只脚用力探出,生死一发之际,拚命止住了下倾的趋势。   缓过一口气,再慢慢抬起身子,胸前的铁球早已无暇顾及,乳头全部在刚才的剧烈摆动中被夹子咬破,两行鲜血流了下来,滴在刀锋上,艳丽得分外刺目。   薇的后背已全是细密的汗水。   情绪激荡之下,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下身一热,一泡热尿飞溅出来,淅淅沥沥地打在刀锋上,像一串串银珠四散洒在木质地板上。   羞辱,屈辱,愤怒,羞怒,也许什么词也形容不了此时薇的心情。   泪水,也流了出来。   侏儒领教了厉害,吓得不敢再动。   她也无力再来一次。   音乐还没停止。   薇无法回头,看不到陈先生阴笑的脸。   他悄悄按动了手中一个遥控器的开关。   蓦然,薇的双眼瞪大,樱唇翕动,细心的人可以看到臀部的肌肉在不停地颤动。   人们不明就以。   只有薇知道,突然有强烈的电磁振动从肠道中迸出,一圈圈地在她身体里扩散开来。   是的,她差点忘记了,上台前,陈先生在她的菊肛中埋进了一个小小的震荡器,在外表完全看不出来。   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会发作出来。   薇眼前发黑,景物越来越模糊,脚底象灌足了铅,无论如何再也迈不开一步。   她清楚地意识到,她马上就要崩溃了。   难道陈先生处心积虑,就是要看着她死在这台上吗?   好,我满足你便是。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大佬们也揪着心随着她的身体上上下下,上上下下。   音乐还没停。   好像接近尾声了。   是啊,接近尾声了…   薇丧失了所有的气力,像一片落叶,无所倚赖地,向着面前的刀锋,迎面扑了下去。   红光一闪,音乐骤停。   「欧……」   众人再次齐齐惊呼。   没有人留意那个蒙面人连人带椅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次,奇迹没有重现。   雪白的肉体横卧在舞台上,盘起的髮髻已经散开,匀停丰腴的长腿无意识地搭拉开来,灯光辉映下冶艳无比,有如被遗弃到了杂草间玲珑剔透的珍贵花瓶。   然而,没有血,那羞处毕现的胯间没有血!   陈先生在众人的惊诧中满面春风地走上台来,说道,「够刺激吧诸位,其实呢,刚才是变了个戏法。至于这个刀圈……」   他拈起散在地上的刀片,用手随意搓成一团,又是弹开来,「只是个可以乱真的塑料片而已,只不过你们不知道,这女人也不知道,只有我知道。」   「至于这个女人,还要供大家娱乐啊,放心,没伤她毫髮,只是吓着了。」   说完,他狠狠一鞭朝薇的身体抽去,果然听得女人痛楚地呻吟起来。   史议长带头,大家为这精彩绝侖的表演热烈鼓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的性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