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七十八章

十景缎 第七十八章

时间:2018-02-04 华瑄一听,不禁惊呼起来,叫道:「你是韩师伯的儿子?」韩熙道:「不错,家父身有要事,命我来此报讯。向师弟应当也在此地罢?咱 们先进庄里再说。」   小慕容忽然叫道:「且慢!你来历不明,口说无凭,谁知道你是不是韩家子弟?」韩熙点头道:「此言不错。」当下缓缓抽出背上长剑, 朗声道:「文师弟,请拔剑接我一招。」文渊也有几分怀疑,依言拔剑,道:「请赐教。」   韩熙手中长剑霍地一立,直指文渊,三尺剑锋灌注内力,笔直一线,摆的正是「指南剑」起手势。文渊见他架势稳重,心道:「此人指南 剑造诣甚高。」猛见青光一闪,韩熙长剑突刺,「铿」一声响,文渊随手架开,两人旋即分开,各自收剑。文渊微笑道:「当真是指南剑,货 真价实。」任剑清曾言,指南剑仅有韩虚清、华玄清二人得传,此人身份自然属实。   韩熙道:「家父交代之事,急迫异常,需得立即同巾帼庄四位庄主以及诸位商讨。」华瑄甚是好奇,问道:「是什么事啊?」韩熙向她微 微一笑,道:「先到了庄上再说吧。」   说话之间,韩熙所带四名随从皆已下马。韩熙道:「文师弟,你们都上马罢。」   文渊一怔,道:「那么这四位呢?」先前那僕役说道:「不劳文公子挂心,我们跟在后头,不久便赶上来,先处理此事,才是要紧。」   小慕容微笑道:「巾帼庄已离此不远,韩公子好意,我等就心领了,还是请四位自乘坐骑。要赶路,也不急这些许山路罢?」说着一拍文 渊肩后,道:「走吧,回巾帼庄去!」说着脚下一腾,施展轻功,先行往山上奔去。   文渊见小慕容奔出,当下轻轻搂住紫缘纤腰,道:「韩师兄,师妹,走罢!」   带着紫缘,不急不徐地跟了上去,华瑄又跟在后头。韩熙回身一挥手,众随从各自上马,一齐行去。   不多时,众人已到了巾帼庄前,阿缨、阿穗两个丫环正在门外嬉戏。阿缨见文渊等人回来,身后却多了一群陌生人,不禁甚感奇怪,问道 :「文公子,这几位是?」韩熙勒定缰绳,道:「烦请两位姑娘通报,云南苍山韩熙求见四位庄主。」   阿缨、阿穗一听,登时脸现讶色,互望一眼。阿穗道:「韩公子跟韩虚清师傅如何称呼?」韩熙道:「便是家父。」阿穗更是吃惊,躬身 行礼,道:「请韩公子在此稍待。」两女便即入内。   不一会儿,庄门又开,石娘子带着缨穗二婢出迎,道:「韩公子光临敝庄,未能远迎,实是不恭。」韩熙下马作揖,道:「事出紧急,在下不曾先行来讯,惊动石庄主出庄,何以克当?」石娘子淡然一笑,道:「韩公子多礼了,先请入庄,有何要事,再行切磋相商。」   众人进到巾帼庄大厅,向扬和其他三名庄主也已来到。众人一一见过,各自就座,一旁丫环奉上茶水。   韩熙首先道:「家父听闻皇陵派勾结了龙宫派、神驼帮前来侵扰贵庄,本来月余之前,便该到来相助,不料龙驭清极是狡猾,得知讯息, 便派人阻截,耗费不少时日,没能及时赶到,在下代家父在此陪罪。」石娘子道:「苍山到此,路途甚遥,韩先生特意远来相助,巾帼庄上下 已是同感盛情,皇陵派从中作梗,韩先生得保无恙最是要紧,」陪罪「二字,如何敢受?」   凌云霞道:「令尊韩先生不问世事已久,韩公子远来造访,不知有何见教?」   韩熙道:「说来惭愧,此事原是本门不幸,向师弟、文师弟、华师妹应当都已知晓,便是皇陵掌门龙驭清残害同门之事。」   文渊道:「任师叔曾经提起,龙驭清投入皇陵派后,对韩师伯、先师及他都加以逼迫捉拿,夺取师门宝物。」韩熙说道:「不错,家父之 所以隐居,便是要避开龙驭清。龙驭清几次派人来到苍山为难家父,都被打发了去,只要不是他亲自前来,以家父的武功修为,尚能对付得来 ,因而未曾迁移。   华师叔已然过世,三位师弟妹也需得多加提防。任师叔四处为家,居无定所,却无时不刻在与皇陵派作对,处境最是危险。「说到此处, 忽然轻轻歎了口气。   石娘子见他如此,道:「莫非任大侠出了什么事么?」韩熙默然半晌,道:「就在贵庄受袭的前后几天,皇陵派已在京城选出了新的长陵 守陵使,石庄主可曾听闻?」石娘子道:「约略知道有这回事,但是庄中情势紧迫,无暇顾及详情。」   向扬道:「先前我一直待在京城,但是在文师弟找来之前,也不知道龙驭清和本门关係,没有太在意皇陵派有何行动。」   韩熙歎道:「如此说来,各位都是不知道的了。」小慕容双眉一扬,道:「你不说,我们怎会知道?」   韩熙停了一会儿,道:「任师叔到龙驭清任命守陵使的会场上大闹了一番,将新任长陵守陵使当场击毙。」众人闻言,均是大为惊异,文 渊暗暗咋舌,心道:「任兄当真说到做到。」   蓝灵玉道:「委任守陵使,现场应是聚集了皇陵派各大高手,任大侠岂不……岂不是十分冒险?」韩熙点点头,道:「正是。任师叔独自 一人闯入,虽然大挫皇陵派威风,但是却无法脱身,被龙驭清所擒。」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震骇,文渊叫道:「任师叔被捉住了?」韩熙道:「龙驭清武功之深,更在任师叔之上。当天黄仲鬼尚已动身来攻巾 帼庄,但有龙驭清在场,任师叔依然脱逃不出。」   石娘子道:「龙驭清并未杀死任大侠,想必另有所图。如此说来,任大侠性命暂且无忧,却得想法子前去营救才是。」韩熙道:「家父得 知任师叔落入皇陵派手中,亦极力思计搭救,苦在势单力薄,无法与皇陵派相抗,是以派在下前来,联繫贵庄以及三位师弟妹,合力救出任师 叔。」   小慕容笑了笑,道:「这倒有趣,本来是赶来帮巾帼庄,结果成了向巾帼庄求援。」韩熙仿若不闻,道:「石庄主,龙驭清不知何时会对 任师叔不利,曾闻任师叔和贵庄颇有交情,在下斗胆,恳请石庄主一同相救任师叔。」说毕,离座而起,竟然跪了下去。   石娘子连忙将他扶起,道:「韩公子何必如此?任大侠慷概豪爽,人所仰慕,既然落难,自当出力助其脱险。」韩熙这才回座,道:「多 谢石庄主高义。家父现下正在京城中,探察动静,到了京城,再行会合。」   众人商议一阵,决定明日前往京城,设法营救任剑清。石娘子以皇陵派势大,高手如云,要凌云霞、蓝灵玉、杨小鹃一齐前往京城。华瑄颇觉不安,道:「巾帼庄中不留高手,万一皇陵派的人攻了过来,可怎么办啊?」石娘子道:「不打紧,他们意在夺取十景缎,要对付的,只 是我们四人,不会乘虚而入。现下任大侠的安危更是要紧。」   议定妥当,当晚巾帼庄为韩熙安置客房,众人各自安歇。   文渊独自坐在房里,运功十二周天,畅通经脉,心道:「任兄竟然被皇陵派捉住了,这可棘手得很。不知那黄仲鬼伤势是否已然痊癒?光 是黄仲鬼一人,便如此不易对付,更遑论龙驭清。虽说韩师伯到了京城,却不知他的武功能否与龙驭清相抗衡?慕容兄却又不告而别,真是雪 上加霜了。」   正自想着,小慕容走进房来,轻声道:「在想什么?还不睡么?」文渊道:「不知任兄现下如何,可真令人担心。」小慕容道:「担心又 有何用?明天到了京城,探听消息之后,怕还有得担心呢。」说着坐在他身旁,道:「紫缘姐跟华家妹子都没来找你?这可难得了。」文渊微 笑道:「师妹才走不久。」   小慕容轻轻靠在他身上,忽然道:「喂,你看那姓韩的怎么样?」   文渊道:「你说韩师兄么?他仪表堂堂,言语温和有礼,武功也甚高明,可算是青年才俊。」小慕容道:「就这样?」文渊道:「不然是 如何?」   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是了,我总觉得你一直有意无意地跟韩师兄过不去,却是为何?」小慕容眨眨眼,道:「你没瞧见么?那韩熙从 一遇到我们,便不停往华家妹子看。」文渊道:「这我倒没发现。」   小慕容道:「你没发现,华家妹子似乎也没察觉,我可看得清楚。」文渊笑道:「想来韩师兄多了个美丽的师妹,一时忘形了。」小慕容 道:「哼,我总觉得他不老实,你可要小心点了。」文渊奇道:「小心什么?」小慕容嫣然一笑,道:「那姓韩的既然有你说的这么好,要是 他来跟你抢这个美丽的师妹,那可不是大大的不妙?」   文渊将她抱在怀里,笑道:「他要是来跟我抢小茵的话,那又该怎么办?」   小慕容轻轻吻了他一下,柔声道:「他抢不走。」文渊笑道:「这话能不能信?」小慕容娇嗔道:「好啊,你不相信我?」文渊拍拍她的 香肩,轻声道:「紫缘姑娘、师妹、还有小茵,我全部都信。」小慕容微笑道:「是啦,华家妹子早被你收得服服贴贴了,也不必你担心。」 文渊道:「那你呢?」小慕容面露红晕,轻声道:「我呀,有得你担心啰。」樱唇微启,两人缠绵无比地拥吻起来,缓缓拉下了床边罗帐。   夜色已深,华瑄一人躺在床上,兀自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她刚刚才跟文渊在他房中调情一番,只是她怕文渊明日精神不足以应付大敌, 是以没有要求那巫山云雨之事。回到自己房里,却又觉有些难耐,辗转难眠之下,又下了床来,心道:「不知道紫缘姐姐睡了没有?去听她弹 弹琵琶好了。」   当下华瑄出了厢房,来到庄中庭园,往另一侧紫缘的厢房缓缓走去。走到庭中,但见月色莹然,光华铺洒石径,夜里微风吹拂,树影摇曳 ,宁静安详。华瑄登觉心情一阵舒畅,心道:「倘若每天日子都是这么太平,不是很好么?」   她正要走开,忽听一个男子声音自背后传来,说道:「华师妹,睡不着吗?」   华瑄闻言,回头一看,一个青年缓步走来,正是韩熙。

上一篇:强姦麦当奴公关女学生 下一篇:午后小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