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王之初阵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王之初阵

时间:2018-02-09 任丘城下,云阳王的黄金大帐中,近卫军的骑兵统领林德望着自己的国王,十分不解的问:「国王陛下,您为什么不让卑职出击呢?」   「是啊,尊敬的陛下。」站在林德身边的一个男人也出声问道,他是近卫军的步兵统领林化。   「现在您只是让镇西王的队伍进攻任丘城,难道把这功劳让给他们吗?」   望着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两个亲信,云阳王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摇摇头,随手拿起了一个案几上的玉杯把玩起来。   为自己的君主这样的举动感到无比的迷惑,林德和林化相互看了一眼,终于还是林德忍不住再说道:「我们近卫军寸功未立,在军中实在没有一点威望。」   「不!「云阳王的脸色一整,缓缓说道:「你们都错了。握需要你们在我的身边保存实力,现在绝不是你们出动的时候。」   看到林德和林化两个人还是不明白的样子,云阳王微微摇头,他知道自己的这两个亲信都是武技强悍的好手,但说到动脑筋方面,他们就差很多了。   「你们知道王叔的手中有多少军队吗?」云阳王放下了手中的玉杯,决定开导一下自己的亲信。从现在起,他也需要这些亲信真正为自己出力了。   「五十万军队。」林化想也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不错,你们知道我们云阳总共有多少军队吗?」云阳王点点头,继续发问道。   「九十万的军队。」这次是林德回答。   「不错,一共才九十万的军队,王叔就有了五十万,全国超过半数的军队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啊!」云阳王轻轻歎息了一声,又说道:「剩下的四十万军队呢,一半驻扎在和楚越边境上,另外一半则是在防备着鲁甸的军队。」   说到这里,云阳王脸上流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你们知道吗?我可以动用的只有你们的近卫军,堂堂的一国之主,却只能调动五万的军队啊!」   林德和林化面面相觑,就算是他们太笨,也已经看出了年轻的国王心中的那愤怒火焰和那不甘寂寞的野心。   「你们知道吗?登基以来,我一直不敢有丝毫的行动,就是因为害怕引起王叔的注意,他是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这次出兵法斯特给了我一个大好的机会,我一定要想办法趁机把兵权从王叔手中夺过来,云阳,是我的国家!」   说到最后的时候,云阳王的话语已变得严厉无比。林德和林化顿时跪倒在自己的主君面前。   「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现在就让王叔的军队先消耗一阵吧!只要在重要的战事中展现出我们近卫军的实力,让士兵们知道我的实力就可以了。」   云阳王双手拉起林德和林化,望着他们沉声说道:「不管是秦仲达,还是赤锋军团,他们统统都是王叔的得力爪牙,你们千万要记住!」   「是!」林德和林化再次跪倒,向自己的国王顿首,发誓效忠。   云阳的大军连续攻了五天,任丘城还是没有攻下来,反而损失了不少的兵马,这样的情形,使得云阳王在大帐中大发雷霆。   「明天,我将亲自督战,一定要攻下任丘城!」痛骂了一顿手下的将领,末了,年轻的云阳王这样对他的将军们说道。   「征战凶险,国王陛下还是不要亲身冒险的好……」   赤锋军团的军团长林洪跪倒在地,向自己的国王进言道。但他的话换来的却是云阳王的断然拒绝。   「我们云阳的军队,怎么可以被眼前这一座小小的城市挡住了去路呢?你指挥不利,现在撤去你兵团总大将的职位,明天由我亲自指挥第三军团出阵!」   说罢,年轻的国王甩手而去,留下了大帐里面的一众将军面面相觑,没有人注意这个时候,跪倒在地上的军团长林洪嘴角微微露出的一丝冷笑和眼中的光芒。   云阳的第三军团在王旗的指挥下,在围城的第六天早上开始向任丘城发动猛烈的攻势,不管是密度还是强度,都远远超过前五天的总和。任丘城外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可是云阳的士兵还是踩着同伴的尸体、冒着密集的箭雨和飞石,往任丘的城墙靠过去。   巨大的撞车和攻城锤将任丘城的城壁打的摇摇晃晃,长长的云梯接二连三的搭上了任丘的城头,不断有云阳的士兵跳上任丘的城壁,和坚守的天龙军团士兵展开激烈的战斗。   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在落日的余晖之下,一个身穿无比华丽盔甲的骑士在一个高大骑士的陪伴下,穿过层层的盔甲,出现在云阳大军的阵前,高高飘扬的王旗就跟在他的身后。在他的后面,是数十个密集的方阵,枪矛如林,杀气腾腾。   「这次居然是云阳王亲自出马了。」   看着云阳的王旗慢慢靠近,迟显不禁暗暗歎息了一声,吩咐手下将士做好迎战的準备。   「真是可惜,如果王广在的话,就可以把这个家伙射杀了。」   崔望惋惜的歎了一口气,毫无疑问,这个领头的骑士便是云阳的国王。能够射杀敌人的国王,这简直是战士无上的功勋,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很多站在迟显他们身边的战士都开始上弓箭了。   但是他们射出的弓箭根本无法达到一箭之外的云阳王,偶尔有几枝到了他跟前的也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被云阳王轻而易举的挥剑打落马下。   「国王万岁!陛下万岁!」   随着云阳王的长剑挥出,后面的大军犹如潮水一般冲上来,几乎将云阳王和任丘城壁之间的土地完全淹没。如此气势,无不让任丘城上的天龙军团士兵寒心。   「準备突围撤退!」迟显长歎一声,向身边的将士下命令道。   「大人……」崔望和善青同时急叫道。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迟显的眼神暗了一下:「现在任丘城壁还能坚持多久?我不希望大家死战在城头,就算是你们笑我没有勇气也好,只要保留下我们的士兵,以后还有机会战胜敌人。」   「可是叶天龙大人那边……」崔望和善青迟疑的望着迟显,虽然他们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话语中的意思却是非常清楚了。   「没有关係。」迟显望着快速推进的云阳大军:「如果有问题的话,我这个青州防务总管担下了,你们快点下去做好準备吧。」   就在云阳的攻城部队靠近到任丘的城壁之际,任丘城那禁闭的城门突然打开了,迟显带着两千名天龙军团的战士向冲到城门口的云阳军发动猛烈的冲锋。   没有想到法斯特军会在这种情况下发动了反扑,冲在最前面的云阳军都是带着笨重的攻城机械,根本不是这些手持短兵器的天龙军团士兵的对手。   几乎在双方一接触的瞬间,鲜血飞溅,云阳军的士兵惨叫着倒下去了。   很快的,措手不及的云阳军士兵纷纷丢下笨重的攻城武器往后退下去,而后面的步兵则在将官的指挥下拚命往上冲,试图趁机抢佔任丘城的城门,整个场面变得相当混乱。   天龙军团的战士在迟显的带领下不断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将眼前一个一个云阳军的士兵砍倒在地,硬生生的插入云阳大军的阵势中,以一个密集的锥形阵向位于方阵中间位置的云阳王猛扑过来。   面对法斯特军突如其来的猛烈突击,以及云阳军如此的混乱场面,年轻的云阳王脸上出现了一阵惊愕和慌乱的神情,这个火热而疯狂的战场远比他想像中的情况还要可怕。   「保护陛下!」   跟在云阳王身边的忠心老侍卫林一索挺起长枪,挡在年轻国王前面,国王本阵的近卫军方阵也快速向国王所在的位置移动过来,在国王的战马前组成了严密的阵形。   云阳军厚实的阵形发挥出了强大的作用,法斯特军的锥形突击阵推进的速度越来越慢,看到这样的情况,年轻的云阳王终于放下了那颗狂跳的心。他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大声说道:「近卫军出击,将敌人杀个片甲不留。」   早已等候命令的近卫军方阵顿时开始向前高速推进,前面第三军团的方阵则向两边退开,给近卫军的冲锋让出一条道路。   就在云阳军阵形调整的瞬间,迟显突然带着队伍高速往后撤退,趁机和云阳军脱离了紧密的接触,虽然云阳的近卫军冲锋的速度相当快,几乎是前后脚冲到了法斯特军的后面,但是迟显早已在城门口处做好了接应的準备,崔望和善青带着士兵堵在城门口,任丘的城堡上面也以一阵阵的箭雨掩护,一场混战之后,法斯特军退回到任丘城,城门再次紧紧关闭起来。   虽然成功打退了法斯特军的反击,但云阳军损失了大批的攻城机械,年轻的云阳王不禁被这样的结果气的暴跳如雷,下令全军连夜攻城,一定要在明天早上之前攻下任丘城。   但是被法斯特军这样一次猛烈的反扑之后,云阳军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在攻城的同时,也十分注意对本方攻城机械的保护。   「看来我们的国王陛下玩的很开心啊……」   一直在后面观战的赤锋军团军团长看到这里,不禁轻轻笑了一声,他身边的参军低声问道:「大人,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我们出手帮陛下一把?」   「不错,该是攻城炮出击的时候了。」   很快,数十门庞大的攻城炮被云阳军推了出来,在任丘城的前面一字排开,这些大炮其实是经过云阳工匠改造的巨型投石机,可以将近百斤重的大舌头打到一千多步远的地方,破坏力十分惊人,但同时它们的体形也庞大的惊人。   几乎是第一轮的发射,任丘城的城墙便打的千疮百孔,城堡上方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洞口。   看到如此可怕的破坏力,云阳的士兵无不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而天龙军团的士兵则是面如土色,这种情况下,城壁已经失去了保护的作用。迟显当机立断,下令全军準备突围。   经过攻城炮的三轮发射,任丘城的城墙被轰出一个大大的缺口,一整段的城壁完全倒塌下来,云阳的士兵便顺着这个缺口杀进了   任丘城,迟显率军抵抗了一阵之后,马上撤离了。   云阳的士兵完全佔据了任丘城的南城门,接着任丘城的三重铁门被打开了,云阳王指挥着大军鱼贯而入,很快便完全佔领了整个任丘城。   除了秦仲达带着他的先锋营追击从北城门撤离的法斯特军歪,其它的部队都在任丘城休整了两天,初阵得胜,使得年轻的云阳王十分高兴,他十分慷慨的赏赐了大量的金银财宝给手下的将军们。   云阳的将军们也纷纷祝贺自己的国王,第一次出战,便取得了如此的战果,实在是英明神武。众多的讚誉,使得年轻国王有些得意忘形。   「今后,我将一直亲自统率第三军团的将士出战,你们看我怎么把法斯特军打败吧!」   当然,对于威力巨大的攻城炮为什么那么迟才出现在现在战场,云阳王也是十分不满的,但赤锋军团的军团长林洪却是有着十分充足的理由--因为这种体型庞大的攻城武器,行进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从云阳的基地运过来,后勤运输的队伍花了很多的时间和力气。   「如果不是陛下您的神武和激励,攻城炮可能还要两天的时间才运到。」   虽然知道这是奉承的话,年轻的云阳王也是十分愉快的接受了。他大度的赦免了本来要对后勤运输队伍实行的惩罚,也让他们才一起享受国王胜利的喜悦。   从任丘城撤退的法斯特军在云阳军的猛烈追击下,几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秦仲达不愧是云阳的第一虎将,挥军进击的速度疾如闪电,当迟显他们刚刚从任丘城退出去,秦仲达的部队便从后面掩杀过来,一下子就把整个队伍冲乱掉了。   迟显和崔望两个人联手,也无法抵挡秦仲达的攻击,最后加上善青,才勉强缠住了秦仲达,好一场苦战,折损了四千多人,迟显他们好不容易才摆脱了秦仲达的部队,带着士兵往安阳的方向撤退。   但秦仲达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整顿好自己的部队,紧紧跟在迟显他们的身后追击下来。   如此险恶的情况下,迟显充分发挥他的指挥才能,边打边退,一路上埋伏、偷袭、突击,连续上演了数场反追击的战斗,这样一来,逃的人累,追击的人也变得疲惫不堪。   终于,在靠近安阳的地方,迟显的部队再次被秦仲达的骑兵追上了,经过几次的交手后,秦仲达的手下还剩下一万五千名骑兵,其中五千名是他亲手训练的铁骑。   而迟显的手下则是一万八千名士兵,其中四千名弓箭手、一万名长枪兵、三千名盾牌手、一千名轻骑兵。   到了这种地步,迟显知道无法再后退了,因为他的部下已经十分疲劳,如果再后退的话,整个队伍可能马上就会崩溃,他只有下令全军列阵备战。   而秦仲达对于眼前这个顽强的对手,也是充满了尊重,在这一路上的交手,居然都能够保持住队伍的稳定,还数次从自己的骑兵手中佔得便宜,这实在是非常令人惊讶,因为一般的步兵在骑兵的追击之下,根本无法坚持的。   迟显刚刚指挥士兵列好阵势,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他的心中涌起,还没回头去看,就听到后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马蹄声,接着后面的天空上扬起了漫天的烟尘。   「难道是云阳的骑兵绕到我们后面了吗?」   迟显的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感觉,现在他将四千名弓箭手放在队伍的最后,而把盾牌手和长枪兵都放在前面,要重新转过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何况陷入两名夹击的困境之中,步兵的防守阵形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是庆计将军的红色枪骑兵!」站在阵后面的善青突然大叫起来。   果然,出现在视野之中的大旗,正是红色枪骑兵的旗号,兴奋的法斯特军不由得发生了轻微的骚动,就连迟显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气,心神鬆弛下来的崔望更是差一点儿要坐下来休息了。   法斯特军阵中的异常变化,站在阵前的秦仲达也看得十分清楚,正想挥军突击的时候,列成阵势的法斯特军步兵向两边猛的分开,跳动的红色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云阳的骑兵眼中充满了火红的颜色。   秦仲达和他的部下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神速的骑兵,红色的枪骑兵有如闪电般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在迟显的前面列成冲锋的阵势,无边的杀气如潮水般向云阳的骑兵涌了过来。   「杀!」   秦仲达猛的发出了一声霹雳般的怒吼,率先冲了出去,他知道骑兵在高速飞驰之后在列阵时会有一段时间调整步伐的,这就是他的机会。但他很快发现情况并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   红色枪骑兵在庆计的指挥下,展现了精密的战术,中间的骑兵往后缩了一点,两翼的骑兵则往中间收,带着弧度的阵形刚好将云阳骑兵的冲击吸收进来。   採用平衡战术的秦仲达是将五千的铁骑放在中间,两翼各是五千名骑兵,虽然云阳的铁骑要比红色枪骑兵的战力高,但他两翼的骑兵却不如庆计的枪骑兵。   两军合战一刻钟之后,云阳军中央的铁骑开始将庆计的枪骑兵压下去。红色枪骑兵的强悍和勇气超过了云阳人的想像,铁骑的每一步前进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力量,可相对来说,云阳两翼的骑兵却经不起枪骑兵的狂猛冲刺,已经在不断往后退缩了。   等到秦仲达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他和他的铁骑已经陷入了红色的海洋之中,失去两翼的保护的铁骑孤零零的突出在红色枪骑兵的阵形中,在他们的周围,是数目远在他们之上的枪骑兵。   秦仲达的铁骑兵身上说穿的盔甲是用云阳特产的一种精铁打造的,具有很强的牢固度和很轻的重量,使得铁骑兵同时具有了轻骑兵的速度和重骑兵的攻击力,只是这种精铁的产量不高,无法大规模的装备,所以到目前为止,云阳的铁骑兵也只有二万三千名。   因此,以普通盔甲装备的枪骑兵对上云阳的铁骑兵,是相当吃力的,但是当他们包围了铁骑兵之后,情势就完全不同了,一个铁骑兵所面对的不是他眼前的一个枪骑兵,而是从不同方向刺过来的三枝或者更多的长枪。   庆计低头,躲过一个铁骑兵的攻击,手中的烈焰枪一闪,直接将这个铁骑兵挑下战马,在四周的战马乱蹄之下,该骑兵顿时红白相间,鲜血飞溅。   没有等人落地,庆计已经挥枪弹开了从两边砍过来的长剑,随后烈焰枪上吐出了一道红色的火焰,炙热的气流令铁骑兵惨叫着滚落马下,成为一团火焰。失去主人的战马跳跃着从战场逃开,下一刻,庆计的眼前出现了秦仲达的身影。   秦仲达注意庆计已经有一阵子了,他看到这个英俊的法斯特将军像一条火红色的神龙,在铁骑兵中自由穿行,所到之处,无不留下鲜红的印记,铁骑兵的惨叫令他都感到心痛。   而同样的,庆计找敌人的主将也有一会儿了,云阳第一虎将的名号,让他身上的战士之心感到十分幸奋,打败敌人的先锋大将,对于天龙军团的将士来说,也是极大的鼓舞。   不管怎么说,合战到最激烈的时候,两个主将终于面对面了。黑色和红色的相互碰撞,在战场中奏出了战斗的最强音符,同时也是胜负的关键点。   交手不到两个回合,庆计和秦仲达都明白了对手的强大实力,具有火元素属性的烈焰枪和具有水元素的玄铁矛在空中连续碰撞,迸出一连串的火花。   又是两个回合,庆计的手臂上多了一道寸许长的血迹,而秦仲达的胸前也有一大块焦黑的印痕,双方各有斩获,但谁也没有佔得多少便宜。   而在两个人的战马旁边,已经散落着十数个试图偷袭的骑兵残缺不全的尸体。   虽然主将的交手胜负难测,可是云阳的铁骑兵却在红色枪骑兵的围攻之下渐渐失去了主动权,但获得优势的红色枪骑兵也来不及将优势转化为真正的胜果,因为被秦仲达甩在后面的云阳先锋营大队人马已经在落日的余晖下出现在战场上。   交战持续了片刻,天色已经暗下来,各有所忌的庆计和秦仲达只好收兵,法斯特军退入安阳,而云阳军则在外面扎下营盘。

上一篇: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下一篇:心痒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