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出专用丝丝

中出专用丝丝

时间:2018-02-09 仅以此文纪念与34B的丝丝的那一段淫乱又重口的中出时光。 丝丝有一头常常淡染成偏深红,长度大概到她胸部有着我很喜欢的香味的长髮,根据她的说法,原因是她12年年初开始交往的现任男友发现了。以为我和她在交往,其实我和她的关係是她不敢向男友坦白也不敢让她的家人朋友知道的关係。 除了我之外,我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曾经下过海。要是她的男友知道她过去精彩的经历的话不知道会有啥反应。还能接受她吗? 最早知道丝丝是在那个屁屁论坛的高雄区,茶鱼界的老手可能还知道这个论坛,或许还看过她的资料和照片,甚至干过她都大有人在。当时她和版主翻脸,那版主公开她的资料悬赏她,听她说那时候她家里人有听到风声,她辩了好久才搞定。会对她有兴趣是因为据说她虽然皮肤很差,可是超敢玩,只要给钱啥都敢做,听说连老外还是黑人都接过。不过后来我开始干她之后证实肛交和吞精她还是不接受的,而且她的皮肤其实很不错,应该是被很多精液滋润过的关係吧?(最近见面她皮肤好像变差了,大概不做之后没有被颜射了吧~)不过丝丝的配合度真的很高,很多一般女人或者正常女人都不能接受的玩法,她也很乾脆的配合到底。 她用安妮这名字下海五年以上,可能被上百根肉棒干过,还有接过多p的经验。短暂上岸之后有一天突然自己连络我,让我干了两年多,对了高雄有一位老牌的香奈儿就是她的朋友。 当时我想要的的时候就打电话叫她,丝丝就会自己骑车或开车来我家让我玩弄,在这两年多中她帮我舔肛门,全裸大衣出门,在有人打球的小学和我野砲,开车来时候先在车上脱个精光(从二楼可以看到丝丝在车上脱衣服,我有用手机拍下好几次)等我拿给她的一件薄T给她穿,再下车过马路走到我店里(我有几次故意在骑楼把薄T拉起来让她在门口露屁股),听我的话当面掀裙子卖现脱内裤给人。 一年多前还开始让我无套内射,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是在公寓顶楼被我脱光光干,那天她还没到安全期,不过还是让我内射了,在最后冲刺的时候,我还让她一直说:「X丝(她的本名)今天不是安全期,可是要被XX(我的本名)内射,被内射会怀孕。要生女儿,长大可以给你干。」之类的淫话,最后被我的肉棒顶到底把精液尽情的灌入她的子宫之后,她还蹲在盆栽上面边尿尿边用嘴清理刚刚从她穴里拔出来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 算一算,至今我顶着丝丝的子宫不知道中出了多少次。也有不少次是和男友(前男友和现任男友都有过)通电话的时候正在吃我的屌或被我干穴甚至是顶着子宫灌精。每次被我叫来干的时候就把当天身上穿的胸罩内裤留给我打手枪,下次来被干再把那天穿的留下来被我射过精的穿回去。总之除了肛交和吞精之外几乎你想的到想不到的都和我玩过。 如果你是她男友的话,或许你有注意到丝丝那毛很多很性感的私处有点不同,她的阴唇有点黑还外翻,是使用度相当大有点鬆的烂穴,我这么说并不是觉得他的穴很烂,相反的个人觉得这样的穴才美,丝丝的穴也是我唯一舔过的穴,那一次是在杜拜汽旅的浴缸里,我要她站在水里自己打开大腿拨开阴唇让我舔,平常都是丝丝帮我舔肛门,那次我想回馈她,所以也添了她的肛门,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丝丝一边轻微的发抖一边发出轻柔的娇喘呻吟声。说起来丝丝大半的内衣裤都拿来给我用过(每一套我都有拍下来,其中还有一套蓝色的比基尼,不过比基尼用起来实在不舒服),搞不好她还穿过沾过我精液的内衣和你干过哦 或许有人会觉得丝丝很髒很贱,不过我可是非常喜欢她的,如果她愿意我甚至可以马上娶她。。。可惜她说在不对的场合遇到的人一定不会有好结果,和我就是单纯的金钱肉体关係就好,不愿意跟我。其实我是很希望让把丝丝射到怀孕的,所以有时不是安全期,我也会请她答应让我内射,可惜一直没有中。 好了,先来说说我平常叫她来我家帮我口交或干穴内射是怎么收尾的吧。 虽然我已经让丝丝这样做不知道多少次了,不过一个气质柜姐跪在你跨下张着嘴準备帮你吃屌的样子就是那么美,我喜欢先用手甩着我内射过她无数次的肉棒,让龟头打她这张到处都被我的精液射过的脸 顺便把先流出来的前列腺液抹在她脸上,她有戴假睫毛的话,我也会顺手给它沾上黏液。把它弄歪。玩弄过她的脸蛋之后,我会抓着她的头把肉棒插入她嘴里,像干穴一样的干她的嘴。我喜欢尽量的插深,丝丝被抓着头顶到底的时候会有咳嗽的反应,这时候我喜欢用力压住她的头让她受不了推我的腰想把肉棒吐出来,等到顶着她喉咙的肉棒感觉到她有点反胃我才会放开,那抽动传到龟头上非常的舒服,非常有凌辱的快感。 从开始和她无套干之后,我通常都是内射之后再进行上面的步骤,一边干嘴一边让她清理肉棒。对于刚刚在自己体内射精沾满精子和淫水的肉棒,丝丝也可以立刻张嘴接受,这一点她真的无可挑剔。 偶尔我不想干穴,想直接干她嘴射精,这时在结束也就是射精的时候会有点不同。一开始我有先要求她要怎么做,后来她就自己知道这时候该怎么服务我了,当我干够丝丝可爱的小嘴準备要射精的时候,我会从她嘴里把肉棒抽出来,抓着她的淡染有香气的头髮往下拉,让她脸朝上对着我对肉棒,这时候她会很自动的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準备迎接精液的喷洒,不过我不是每次都直接射出来,我喜欢抓着她的手让她帮我打手枪,一边吸允刚刚为我服务过的可爱舌头。 这时候如果我把舌头伸入她口中,她也会很自动的吸允我的舌头,虽然彼此的舌头和唾液应该是没有味道的,不过我总是觉得丝丝的舌头和唾液真是好吃,爱死她的小嘴和舌头了。这无数次为我吸取精液的小嘴和舌头。 吸过那柔软的舌头之后再把肉棒对着她的脸像前顶,丝丝也很清楚接下来要迎接什么了,她会主动的说一些「射在安妮脸上。射好多。射的满脸。涂在安妮脸上。」之类的台词,虽然总是因为张嘴伸舌的关係说的不清楚,不过我依然很爱。 前面说过丝丝整张脸都被我的精液射过,不过我通常喜欢射在她的额头之下两眼中间的位置,我不知道其他女生是不是一样,不过对準丝丝的这个位置射够多的精液可以让精液累积在她鼻梁两侧的眼皮上,她有带假睫毛时候,在龟头打脸抹黏液的阶段被弄歪的假睫毛就会被精液推开,那副模样真是让我现在想到也会马上勃起。 虽然一开始是我的要求,不过后来丝丝会很自动的一直搓弄到我射精完毕,然后握着我的肉棒,用龟头在自己脸上涂抹,把积在她脸上的精液涂抹匀,精液量多的时候就抹的满脸都是。然后再把还没有软下来的肉棒贴在脸上搓动,我会在这时做几个抽插的动作再享受一下她被抹的滑滑的脸颊,她闭着眼张开嘴喘气的模样,实在是太淫美了,你绝对无法想像一位气质柜姐,可以跪在男人跨下让人这样凌辱。说起来,虽然她已经不是柜姐,不过她还是会偶而去帮之前的朋友代班,我想我的说法应该也没错。 当然她喘气的时候我还不会放过她,我会把龟头塞进她嘴里抽动,让她把肉棒重新吃进嘴裏,帮我清理乾净。最后我再和她舌吻互相吸允舌头做为结束。 完事沖洗时,我常常对她说「你的穴就是让我内射用的,你的嘴就是帮我吸精液的。而你的内衣裤就是让我打枪用的。」她要离开之前也就像前面说过的一样,这次穿来的胸罩内裤留下,我会让她自己把上次留下,被我在罩杯内侧和私处加过料带有精液味的那一套的拿出来(丝丝知道我把她的胸罩内裤放在哪里)穿上候再回家。 如果这段叙述和你的女友很像,又或者和你认识的女性很像,那或许就是她哦,你可以试着和我求证看看。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除了当年屁屁论坛流出的照片,我还有一堆丝丝的照片和不少监视器拍下来的影片还有被干的时候的淫声浪语,不过为了保护当事人,就不公开了。不过如果你是丝丝的现实朋友,或者是现任or前任男友,很想上他的话,那我或许可以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上一篇:巨乳妈妈和淫蕩姐姐帮我服务 下一篇:玉美人